第 2 版: 新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汝州:以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促精准扶贫
图片
新闻集装
巧用“加减乘除” 关爱留守儿童
“包办婚姻”也有幸福
“小小讲解员”活跃乡村
图片
特岗教师6次下水救起6人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3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包办婚姻”也有幸福

  □ 屈建华  

 

    1998年,未满18岁的我从师范学校毕业,正好赶上镇上的中学招聘教师。在选报学科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担任物理教师。因为,我喜欢串联了电阻的闪烁的小灯泡,我喜欢把家里报废的电器拆了再装,我喜欢排电线,我喜欢大卡车……幸运的是,我真的成了一名物理老师。
  
  当年,八年级的学生很多已经十五六岁了,看着比我还老成。站在教室门口候课,竟然被自己的学生拍着肩膀问:“你是新来的学生吗?快进教室吧!”这个事儿被当笑话在学校里传了很多年;一脸稚气的我被门卫堵到大门口,非要我拿老师批的假条才能出去的故事,还被许多老师作为谈资……这些都不能影响我做一个好物理老师的想法:我尽力和学生打成一片,努力把每一个实验做好,尽我所能地培养学生探索的兴趣。很多年以后,我教过的学生提及我教的物理课时还说,从来没有在我的物理课堂上打过瞌睡。
  
  和教务主任那场刻骨铭心的对话,是在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展开的。
  
  “有没有想过尝试教一教别的学科啊?”
  
  “啊?”
  
  “听说你上学时语文学得也挺不错的?”
  
  “这个……”
  
  “那就这样吧,下学期你接七年级的语文课。”
  
  “……”
  
  再见了,我的玻璃棒和橡胶棒们;再见了,我的定滑轮和动滑轮们;再见了,我的地球和我的杠杆们……我的第一节语文课,我都不记得是怎么开始怎么结束的了。但我清楚地记得,我不会任由自己浑浑噩噩。我开始大量阅读跟语文教学有关的书籍。虽然我依然热爱我的物理,但我不能让我的学生在课堂上如入梦境。
  
  “下周一,教务人员和全体语文教师去听你的课。”教务主任说。
  
  我选的汇报课是《最后一课》。我准备使出浑身解数,上好这“最后一课”,当所有人都发现小屈真不适合教语文的时候,我就能重拾我心爱的物理课了!
  
  许多人采用的教学法,比如什么中心思想、梳理课文、赏析句子等,我统统不用。来来来,先读课文,再读一遍!请大家站在作者的角度,用你的理解,大声读一遍!请大家互相结合分角色读,请大家挑自己喜欢的段落、句子读……一节课下来,我问学生:“你们体会到韩麦尔先生的良苦用心了吗?”同学们几乎异口同声说:“体会到了!”其实我在心里还多问了一句——你们体会到屈老师的良苦用心了吗?
  
  课后研讨,教务处的领导、语文教研组组长、备课组组长、德高望重的语文前辈都出席了。我心里想,这次肯定得回去教我的物理课了。谁知道这些人竟然一致认为,我给语文课堂增添了活力,把课堂还给了学生,这样的语文课有意思!教务主任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了,我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好吧!既然退无可退,只有脱胎换骨。从此,课堂上,我带着同学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课下,我领着孩子们“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读书备课时。
  
  2010年,县里举行读书活动演讲比赛,学校让我代表镇里参加。谁知道,我竟然一路过关斩将,以黑马的姿态夺冠了。当时县教研室正在筹备名师团队,把我也吸纳进去。有了这个平台,我的课堂教学水平有了新的提高。这些年,我先后获得驻马店市优质课一等奖、河南省中小学教师技能大赛二等奖,并荣获驻马店市名师、河南省首届十佳教改之星称号。2014年,我还有幸通过河南省骨干教师遴选,远赴北京参加了省骨干教师培训。看来,我跟我的语文课堂再也分不开了!
  
  当年的教务主任早已退休了。前些天碰见他,我对他说:“当年你拆散了我和物理课的初恋,却让我尝到了‘包办婚姻’的幸福!”
  
  (作者单位:确山县任店镇第一初级中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