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视点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省招办发布2016高考《考生指南》
不必对高考禁用网络语上纲上线
媒体观点
揠苗助长不可取
河南鹤壁科达学校年薪100万诚聘总校长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媒体观点

“高考保姆”不是助考良药

 

  指导冲刺复习、陪考心理疏导……找个大学生来陪孩子度过高考季,这是继“状元餐”“高考房”“高考出租车”之后,今年上海高三家长的助考新“法宝”。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高考保姆”,有的来自大学生家教群体,有的来自一些家政中介机构,一周薪酬2000元至5000元不等。
  
  大学生是高考过来人,他们有高考经验,懂得考生心理,可以在考前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他们往往也拥有足以应付高考的知识,可以辅导考生学习,这些都是“高考保姆”的优势。
  
  然而,不管是“状元餐”“高考房”“高考出租车”,还是“高考保姆”,都容易对考生造成“乱补”——不仅不能较好地减压,反倒可能加压,让考生无法及时“消化”,从而造成“营养不良”,增加心理负担。
  
  化解学生的考前心理压力,家长需要多与孩子进行沟通,让孩子尽可能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学校也要对考生多进行一些考前正面引导,通过科学合理的方式引导学生,给学生减压。所以,重视高考并无不妥,但不能失去理智,更不能本末倒置。

 

快乐教育不是一味减负

 

  在育人文化建设、促进师生关系平等方面,快乐教育起到了积极助推的作用,但也有一些地方出现了“跑偏”现象。比如一些地方将快乐教育等同于“不用学习了,不用刻苦了”,让孩子早放学,减少作业、降低难度或者不留作业。还有人将快乐教育等同于无批评教育、无惩戒教育。表扬有余、批评不足,造成了事实上的过度欣赏和违心表扬。
  
  减负确实减少了辛苦,因为知识难度降低了,自我竞争力弱化了。但竞争是客观存在的,家长们只能是“学校放松,家庭补课”,养肥了一些补课机构,快乐也没留住。而学生因为平时缺乏摸爬滚打的历练,吃苦精神和敢于作为的秉性、挑战精神也随之丧失了不少。
  
  快乐教育鼻祖、英国教育家斯宾塞在其著作《斯宾塞的快乐教育》中谈到:“对待孩子,该管的一定要管”,重点是要分清哪些是道德问题、哪些是知识技能的传授问题。我们的快乐教育也应拥抱这种理性对待、辩证施教、尊重规律的思维。学到了快乐却忽视了教育,这样剑走偏锋的快乐教育实不可取。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