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版: 成长力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课堂教学案例是教育写作的活水
阅读,让我丰盈起来
千万不要忘记自己曾是学生
在课堂中书写自己的生命传奇
悦读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0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千万不要忘记自己曾是学生

□ 魏勇

 

    有时会遇到一些朋友,问我什么样的老师是好老师。其实好老师很难有一个严格的标准。
  
  成为好老师的途径有很多,好老师的类型也很多,不过,我觉得所有的好老师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始终能够站在学生的立场来看待教学教育。做老师其实不难,只要你不忘记自己当学生时对老师的希望和要求,当时你希望老师怎样做,今天你就怎样做。
  
  我当学生时,不希望老师满堂灌,希望能辩论一下,而不是按照老师既定的计划完成任务,将重点、难点依次讲完就下课了。我希望中间有空隙能让同学们参与。我是一个有表达欲的人,尤其是在学习语文、政治、历史等文科科目的时候,特别希望能够跟同学或者老师探讨。比如,政治老师讲“人类社会的最高级阶段是共产主义社会”,讲辩证唯物主义的时候讲过“运动是永恒的,静止是相对的,宇宙、人类、世界是永恒发展的”,那我就很想问一个问题——最高阶段就意味着到头了,不能发展了,然而唯物辩证法又告诉我们运动是永恒的,变化是绝对的,这不是矛盾了吗?我希望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当我产生这样的疑问时能够有机会提问。所以,我理想中的课堂一定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
  
  我希望学校里有各种各样能够满足我好奇心的资源,比如,足够多的图书。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我就希望有足够多的图书以及能够开阔我眼界的讲座。我那时很关心“第三次浪潮”,很想知道未来社会是什么样的,很想知道什么叫“信息高速公路”。美国人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的概念,我在广播里面听到了一星半点,但我不是很清楚,我很希望学校能够请这方面的专家给我们做做讲座,甚至能够对话等。
  
  我还很希望能够有跟女生充分接触的机会。这种接触是一种自然的接触,比如,排练一个话剧,或者组织一个大合唱,是自然的机遇,是合作关系的接触。
  
  在这种合作当中了解异性,满足我们对异性的好奇心,同时我们在某些方面也得到了成长。然而,我们那个年代有男女界限,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自由的交往,也不可能有什么社团,完全是民间的、个别的、偶然的两三个人凑在一块儿,成为了好朋友,然后聊一本文学书。但实际上还可能有另外一个水平更高的学生躲在某一个角落而我不认识,因为学校没有搭建这样的平台。
  
  所以,我希望让那些十几岁的孩子,活力能够得到充分施展,且施展在健康、积极、智慧的方面,而不是憋在内心里面,有劲儿无处使。我想,很多人的想法应该和我差不多。大部分学生可能都会有类似的追求,不会只是我个人。今天的十一学校差不多就是当初我理想中的那种学校。我们学校的学生很有福气,因为他们是在一个我曾经梦想的学校中,我真的很羡慕他们。而且,这不仅是我理想中的学校,也是学生理想中的学校。我们学校的宣传片里有一个情节是采访一个女生,她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理想中的学校就是这样的。”我也问过一些孩子:“你们觉得现在的中学和你们的小学一样吗?”其实我的潜台词是想问:“你们理想的学校是这样的吗?”但是我没有这样问,我怕这种暗示的意图太明显了,会导致他们的回答不真实。他们说:“不一样。”我问:“有哪些不一样?”
  
  他们说:“学校分的层太多了,我们完全没想到有这么多。”我说:“分得太多了之后,你们觉得好还是不好啊?”那几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好,太好了。”这些回答,让我感觉孩子肯定是喜欢这样的学校的。
  
  (本文选自魏勇新著《怎么上课,学生才喜欢》,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