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新闻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小学生“吹”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图片
新闻集装
女孩跳楼 高考生奋力救人
特色幼儿教育为孩子个性发展奠基
坚守,只因心中有个梦
图片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6 年 06 月 17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坚守,只因心中有个梦

  □ 任遂木  

 

    2015年9月10日,是新中国第31个教师节。临近中午,我正在教室里给孩子们上课,邢窑、下焦、田窑三个行政村的村委会成员一行十几人来到我任教的汝州市大峪镇邢窑小学,对学校的教师进行慰问之后,特意为我颁发了特别贡献奖。三个村委会联合为我这样一名普通教师颁奖,让我感到非常骄傲。
  
  我叫任遂木,今年已经58岁了,担任邢窑小学六年级语文教师兼班主任。自从1976年8月参加教育工作以来,40多年了,我一直坚守在大峪镇这所偏远的山区小学。
  
  1976年7月,刚满17岁的我当上了田窑村小学的民办教师。因为家离学校有十几里的山路,且只能步行,我每天早上5点多就得起床去学校,深夜才能回到家。
  
  当时的民办教师工资低,即使是成家后的我,每月工资也只有几块钱。这时候,跟我同时参加工作的几个民办教师耐不住清贫陆续转行了。妻子也极力劝说我改行,但被我拒绝了。我跟她说,我要是走了,孩子们就没书读了,脱贫的希望就更小了。
  
  1996年,觉得和我在一起实在“憋屈”,妻子不顾3个孩子,执意跟我离了婚,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我一个人的肩上。虽然为此大病了一场,但是我觉得既然站上讲台,就该让学生看到灿烂的笑容、听到温暖的讲解。
  
  2001年,为了整合教育资源,大峪镇进行了合点并校,田窑小学被合并到了邢窑小学,我也随之来到了这里。
  
  我们这里穷,因为怕孩子把饭票和钱弄丢,有好多家长托我替孩子保管饭票和钱,最多的一个学期我替21个孩子保管着饭票和钱。这些孩子一天三顿饭都得来找我,很多同事亲切地喊我“大保姆”。
  
  学生田恒玉的父亲长年在外打工,只留她一个人在家上学。2015年暑假的一天夜里,她突发急性心肌炎,呼吸困难,打电话向我求救。我立即骑着摩托车赶到她家,把她送到乡卫生院治疗,并垫付了医疗费。那几天,我一直陪护在田恒玉的病床前,因为治疗及时,孩子转危为安。田恒玉的父亲赶回来,拉着我说:“要不是你,孩子就没命了,让俺咋谢你哩!”我跟他说,不用感谢我,看到孩子没事儿,我心里也高兴得很。
  
  已经读大学的焦优优前一段时间来信说:“我上六年级时,得了鼻窦炎,是您帮我开了20副中药,每天一副给我煎着吃,才治好了我的病。如果不是您,哪有我的今天?”这些孩子,你为他做了什么,心里都记着呢。
  
  2011年冬天,我到中心校参加评卷回校时,因路上积雪严重而摔倒,到医院一检查,发现是韧带断裂。医生说得长期住院治疗,我当时就急了——学校里还有一班学生等着呢,我住院了孩子们谁管?所以我只在医院里待了5天,拄着拐,提着一大袋药一瘸一拐地回学校了。
  
  2015年,我突发心脏病。因山路过于泥泞,救护车到不了门口,是乡亲们肩扛手抬把我送到了两公里外的救护车上。所以说,我的命也是乡亲们救回来的,我只有努力教书,才对得起这些乡亲们。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现在的妻子在2015年9月突发脑梗塞,12月份又再次复发,随后便瘫痪在床。为了不耽误工作,我直接把妻子接到了学校,既不耽误上课,也能照顾妻子。
  
  虽然有人担心我的身体,觉得快60岁的人了,又有心脏病,但我依然在三尺讲台上乐此不疲,我的教室里也从不缺乏笑声。2015年夏季,我担任的语文课综合评价再获全镇第一名,或许这也是三个村委会的人联合给我颁奖的原因之一吧。我也没啥大本事,就是想让乡里的这些孩子都走出去、混得好,当了一辈子老师,这就是我的梦想。
  
  (作者单位:汝州市大峪镇邢窑小学)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