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版: 校园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第一次发现·主题式科学探究资源”河南研讨会举办
七旬老人自编篮球教材赠学校
图片新闻
新闻集装
七夕传说蕴含的真正意义
走向生活,走向爱
暑期支教如何才能“不忘初心”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7 年 09 月 01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暑期支教如何才能“不忘初心”

■ 在每年举行的大学生暑期三下乡活动中,支教是重要组成部分,大学生赴贫困地区支教丰富了当地儿童的假期生活,开阔了他们的视野

 

■ 《哥哥姐姐们,请你们不要再来支教了》这篇文章在网上引发热议,“完成任务式”的支教引发社会各界争议,支教真的变成作秀了吗?

 

■ 大学生支教的真正状态是什么样的?面对形式化支教的现象,该怎样做才能让支教发挥真正的意义?

 

支教大学生的到来丰富了孩子们的暑假生活

 

□ 本报记者 梁美玲 通讯员 王黎明 孙晓/文图  

 

    每年的七八月份,全国各地高校利用暑期时间,以不同地形式组织学生参加下乡支教活动,希望大学生们能通过实践活动得到一定的锻炼。近年来,大学生支教活动引发了人们的争议,大学生支教作秀的话题让大部分的支教活动陷入尴尬境地。
  
  面对争议,参加支教的带队老师、大学生是怎么说的?支教带给了他们哪些变化?暑期支教活动又该如何发挥其真正的意义?
  
  支教,我心之所向

 

    侯艳萍,河南师范大学2016级公共管理类专业的一名在校生。从去年入学到现在,她先后参加了两次支教活动,而这两次支教活动,让她感触颇深。2016年的寒假,侯艳萍第一次参加支教活动。没出发前,她对即将到来的支教生活,紧张不安。
  
  在老师的带领下,侯艳萍与支教队的同学们来到新密市牛店镇中心学校。当看到孩子们一脸期待,听到孩子们一起喊着“老师好”的时候,侯艳萍说,她心中所有的不安在那一刻都散了,她从孩子们期许的眼神里,看到一颗颗真诚的心。
  
  这次支教,是侯艳萍第一次以老师的身份和孩子们相处。令她没想到的是,几天下来,她不再只是孩子们的支教老师了。课堂外,她和孩子们成了朋友,孩子们亲切地喊她姐姐。
  
  今年上半年,侯艳萍在网上看到了《哥哥姐姐们,请你们不要再来支教了》这篇文章后,她突然迷茫了:我们的支教真的像文章里说的那样,只是满足自己的“公益心”?这些疑虑伴随了她好长时间,直到今年的暑假到来,她再次参加了支教活动。
  
  今年暑假的支教活动,侯艳萍是带着疑惑去的。回来的时候,她对支教有了更深的了解。她说,自己不是专业老师,教给孩子们的知识有限,但她和队友们给了孩子们最需要陪伴。
  
  侯艳萍说:“支教是件好事,一些人在利益下迷茫了,使得公益性的事业逐渐迷失,但我相信大多数支教人不会作假。支教人的心情,别人不能体会;支教人的感动,别人也不会收获。支教,是我心之所向。
  
  在大学生支教团队里,像侯艳萍一样的学生不止一个。今年刚从平顶山学院毕业的王媛,在校期间也积极参加支教等志愿活动。王媛家在四川省南充市。汶川地震时,她看到很多志愿者来到四川,走进学校、社区帮助灾民,深受感动。”上大学参加支教活动,主要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回报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也不会为了所谓的完成任务而去作秀。我想,支教最初的目的,是让人坚强、感恩。“王媛说。
  
  带着疑惑的支教
领队,回来的时候被感动了

 

    王小敏,今年河南师范大学暑期大学生三下乡”小康之翼“三农问题实践代表团的带队老师。因为自己是第一次参与支教活动,还担负着带队老师的重担,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她有点紧张。当一个朋友”善意“提醒她”所有的大学生支教在本质上讲都是作秀和捣乱“的时候,她有点懵,心中反复问自己:是真的吗?
  
  王小敏说,今年暑假,他们这个20人的支教团队,一个多星期才吃了70元钱的菜。一开始,她觉得这个支教团队的做法有点”变态“,可以支教,但完全没有必要虐待自己。于是,在刚开始的几天里,王小敏跟家人、朋友不断地”控诉“着她带领的支教团队,直到后来,她接到了学校的一个通知。
  
  学校通知王小敏统计贫困家庭建档立卡学生的名单和相关信息,王小敏才发现,她带领的支教团队里,一些队员自己的家庭还是国家建档立卡的贫困家庭。那个时候,王小敏想到自己对他们的”控诉“,内疚、感动、心酸。”他们之中,有些是贫困家庭的孩子,他们选择支教帮助别人,本身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大吃大喝。“说起这件事,王小敏总是自责。
  
  王小敏说,这支队伍里的学生没有作秀的时间。他们第一天到达支教驻地就开始忙碌着招生、进行理论学习;当地校长联系了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他们为了不耽误家长接孩子,忙着拒绝,后来还是因为有学生家长希望孩子能在电视上”露个脸“才答应……支教日子里,王小敏和队伍里的志愿者们越来越熟悉,一些志愿者主动跟她分享起了参与支教的初衷。”我们团队里有个学生,以前接受过支教帮助,她读师范学校、参加支教,是为了回报曾经帮助过她的志愿者们。她的家乡偏僻,如果不是支教团队的到来,她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精彩,不知道知识到底有多丰富。遇见支教人后,让她贫乏的生活里有了梦想。“王小敏说。
  
  对于每个支教团队的带队老师来说,他们是最接近支教团队的人。和王小敏一样的”新手“也不在少数,他们有些人因为不了解而带着怀疑的态度加入支教团队。河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委书记王芳说:“支教过程中,学生们去上课、去家访、去调研,他们的支教生活是那些没有出过校门的学生体会不到的。支教你可以怀疑它,等你了解它以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形式化支教现象的影响下,支教如何“不忘初心”?
  
  每年的暑假,除高校会组织学生参加下乡支教活动外,一些老师、学生、社会团体也会自发地去一些偏远山区支教,为当地匮乏的教育资源注入新鲜”血液“。但因为少数支教队存在形式化、”完成任务“式的作秀,在社会上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河南大学教师张晓晖,从学生时代开始参与支教公益活动,至今已有十多年。在他看来,社会上对于支教的一些看法不全是片面的,有些人确实是作秀,但也有些团队是因为没有找对支教的路子,让支教”初心“变了味。那么,支教老师该如何为支教当地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呢?
  
  ”既然你要去支教,就去那些真正需要你的地方,不要为支教而支教。“张晓晖说,贫困地区特别是一些山区的孩子们更需要陪伴,他们不像城镇的孩子们一样有丰富的教学资源。而山区的老师更希望孩子们多学点他们平常无法给予的知识。”
  
  针对短期支教有教学时间太短等诸多问题,张晓晖也有自己的解决方法。比如短期支教以陪伴,开阔学生视野为主;长期就以培养学生教育基础能力为主。据张晓晖介绍,他每年除要跟志愿者去南召县山区的一些小学支教外,还会定期跟当地的校长、老师电话联络,熟悉孩子们的近期情况。他还会和一些志愿者共同为当地学校建立图书室,与当地老师合作培养孩子们的读书兴趣,让孩子们感受到支教的互动性、沟通性,不在孩子的心底留下割裂的记忆。
  
  为了让支教活动发挥真正意义,如今很多高校都在积极创新形式。如一些师范类院校也在发挥自身长处,与支教地学校定下长期合作关系,师范生以实习的方式到贫困地区任教,弥补当地师资不足。还有一些支教团体精简支教内容,重点关注农村留守儿童,为留守儿童开设心理教育课堂,利用心理学知识帮助当地孩子提高学习兴趣,培养孩子们健康积极的学习和生活态度等。

 


河南师范大学的支教大学生和孩子们一起捏泥人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