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版: 格局
     
 
树人风向标,关注教育热词热点.
标题导航
教育部成立“百人宣讲团”宣讲全国教育大会精神
全省“不忘初心,立德树人”师德主题教育征文演讲比赛和优秀案例评选结果公布
首届“河南最美大学生”巡回宣讲在郑大开讲
“德智体美”,岂能落下劳动教育
我省召开“全面改薄”、寄宿制学校建设、消除大班额三项工作推进会
全省法治宣传教育推进会在新乡举行
以综合素养书写精彩人生
返回本版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8 年 09 月 28 日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德智体美”,岂能落下劳动教育

  ■ 我国中小学劳动教育可谓经历起起落落,但始终是基础教育改革绕不过的一个坎

 

    ■ 课程体系建设重“智”不重“劳”让劳动教育一再缺位和异化,学生只能在“纸面上”完成所谓的“成长”
  
  ■
当教育回归到实际的劳动实践,学生的成长也就与生活紧密地联系起来,他们的创造力就会被激活,生命力也会被唤醒

 

    9月10日,河南省实验小学组织学生来到河南省中小学太行大峡谷综合实践教育基地,体验劳动的艰辛和收获的快乐  通讯员 秦伟峰 摄

 

  □ 本报记者 庞珂     

 

  刚刚过去的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许昌市第一外国语实验小学的孩子们可没闲着,在学校的“稼禾园”实践基地里,这些孩子收获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劳动成果——各种农作物的种子在春天被孩子们播种在这里,经过浇水、施肥、锄草、除虫,终于结出了沉甸甸的果实。捧着收获的果实,孩子们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这样的场景在这个金秋时节出现在我省的多所学校:河南省实验幼儿园利用农村流转土地建立的“耕读苑”实践基地、孟津县双语实验学校的“快乐小农场”、郑州市管城区星火路小学的“一米菜园”……劳动教育在越来越多的学校开花结果,越来越多的孩子们在学校里就有机会接触自然,认识各种植物,体验劳动的乐趣,培养自理自立能力。
  
  在今年9月10日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教育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并进一步强调:“要在学生中弘扬劳动精神,教育引导学生崇尚劳动、尊重劳动,懂得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的道理,长大后能够辛勤劳动、诚实劳动、创造性劳动。”
  
  劳动教育是青少年健康成长、成才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劳动把人的知识、能力、智慧、思想、道德、情操等融为一体,提升人的整体素质,具有综合的育人功能和独特的育人价值。因此,劳动教育是青少年健康成长、成才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国中小学劳动教育可谓经历起起落落,但始终是基础教育改革绕不过的一个坎。在教育改革与发展过程中,劳动教育曾走出校门,走向“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也曾受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融合的影响。近年来,劳动教育被视为“劳动技术教育”,也有人将劳动教育等同于家务劳动,致力于培养学生的生存和生活本领。
  
  如今,劳动教育已成为最受忽视的教育。据调查,72%的学生认识到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都是劳动,56.2%的学生认为社会上没有最低贱的劳动,但只有6.8%的学生愿意将来做一个有技术的工人或农民,随着学段的升级,这个比例还呈下降趋势,现实情况并不乐观。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檀传宝教授认为:“劳动教育一方面是外显的部分,比如说在劳动过程中学一些劳动技能、产出一定的劳动产品等;另一方面,我认为之所以要开展劳动教育,是因为在外显的部分里面隐含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正确的劳动价值观的培养。”
  
  “我们常说‘劳动是光荣的’,但如果是被罚去劳动可就另当别论了。”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杨皓然说。
  
  “把劳动看成是一种惩罚,是劳动教育异化和边缘化最主要的表现之一。”许昌第一外国语实验小学党支部书记李明说,劳动本身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但当劳动和惩罚等负面心理体验建立起联系的时候,就是反劳动教育而不是劳动教育。
  
  “劳动变成某种惩罚手段是最恶劣的畸变,但是在中国社会由来已久。”檀传宝说。很多老师,甚至是家长还认为这一惩罚形式既避免了体罚等引起的伦理争议,又可以让学生得到合理规训,是一个“不错”的教育手段。于是,每当中小学生犯错,班主任就可能宣布:罚擦黑板或者打扫卫生一周!
  
  但这样的做法却在潜移默化中让本来具有正面、积极价值的劳动,变成一种处罚手段。受处罚者对劳动的体验就自然与行动被强制、自由被剥夺等负面、消极的心理感受建立起联系,劳动也就渐渐被视为一种痛苦的、应当尽量避免的人生经验。
  
  “劳动教育也可以有使人愉悦的功能。但劳动教育真正的愉悦,应该是对劳动过程、劳动果实的欣赏带来的那种精神性愉悦。”北京市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颍惠说。
  
  功利主义思想长期存在,学校对劳动教育的重视程度与“德智体美”无法同日而语

 

  不久前,网上有个热帖,说一对90后小夫妻结婚三年厨房只用过一次,最终离婚散场。你嫌我不会做饭,我嫌你连灯泡都不会换;你不理家务,我沉迷游戏,最后一拍两散。感叹之余,“东方神童”魏永康的故事更让人唏嘘——2岁就掌握1000多个汉字,4岁几乎学完小学课程,8岁进重点中学,17岁考入中国科学院硕博连读……原本一路开挂的人生,竟因到北京读书后,生活完全无法自理,后被中科院劝退回家,可说是现代版的伤仲永。
  
  身为“神童”却不能自理的新闻近年来层出不穷,而这样的“神童”其实就是重“智”不重“劳”教育的放大版。“当下,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许多家庭‘包干’了孩子的一切劳动,本该自理的事全都由家长代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造成孩子不爱劳动、不愿劳动、不会劳动,一旦走向社会踏上工作岗位,没有正确的劳动观念,经不起挫折,逃避社会,甚至会走上不归路。”李明说。
  
  劳动教育曾是我国学校教育的传统,是培养全面发展人才的关键一环,且我国的教育方针中早就有“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提法,已得到广泛认同,成为我国基础教育通用的教育人才培养目标。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大中小学校都开设了劳动课。但在教育实践中,由于功利主义思想的长期存在,应试教育弊端得不到有效遏制,学校对劳动教育的重视程度与“德智体美”无法同日而语,导致劳动教育形同虚实,劳动课长期陷入可有可无的尴尬局面。
  
  “部分学校受应试教育的影响,弱化劳动教育;部分家长对劳动观念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出现重智育、轻劳动教育的现象,导致学生的劳动机会减少、劳动意识缺乏,出现轻视劳动、不会劳动、不珍惜劳动成果的现象。”针对现状,中国教科院德育与心理特教研究所副研究员孟庆涛分析,“造成这种现状的根本原因,是对社会主义教育本质特征的认识不清,是对劳动所蕴含的教育价值认识不足。”
  
  杨皓然的家长牧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学生自理能力和劳动意识不强,其实家长们也都意识到了,但面对沉重的课业负担,紧凑的学习时间,很大程度上孩子并没有机会自己动手照顾自己。洗衣服、刷碗这样的小事儿都让家长给代办了,孩子们的自立能力肯定得不到提升。”
  
  现如今的课程体系建设,重“智”不重“劳”让劳动教育一再缺位和异化,学生只能在“纸面上”完成所谓的“成长”,教育的多元性和可塑性遭到严重的挑战,千人一面的庸俗化、机械化教育,使教育的可持续发展之路越走越窄。
  
  “新时期加强劳动教育,对于培养学生的劳动兴趣、磨练意志品质、增强社会责任感、提高实践能力,促进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对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路、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对于推进教育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孟庆涛说。
  
  学校开展劳动教育,不能仅仅通过一种渠道去实现劳动教育所有的任务

 

  前不久,浙江省教育部门出台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实践教育的指导意见》,要求用3年时间推动建立“劳动课程”——洗衣、洗碗、扫地、整理房间将成为学生的家庭作业,还会作为升学、评优的重要参考。一时间,劳动教育成为家长和学校关注的焦点。
  
  其实早在2015年8月,教育部就联合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针对劳动教育如何开展,该《意见》指出,义务教育阶段三到九年级切实开设综合实践活动中的劳动与技术教育课,高中阶段要开好通用技术课,要明确并保证课时;学校日常运行中要融进劳动教育,积极组织学生参与校园卫生保洁和绿化美化;每个学段都要安排一定时间的农业生产、工业体验、商业和服务业实习等劳动实践;学校安排适量的劳动家庭作业,布置类似洗碗、洗衣、扫地、整理等学生力所能及的家务。
  
  除了具体的实施方案,《意见》还提出,我国将建立学生劳动评价制度,评价内容包括参加劳动次数、劳动态度、实际操作、劳动成果等方面,具体劳动情况和相关事实材料记入学生综合素质档案,并作为升学、评优的重要参考。
  
  建立相关的评价制度之余,“劳动教育重在找准劳动和教育的结合点”,信阳师范学院副教授郭立场说:“重塑教育理念,回归劳动价值。加强劳动教育,学校应建立课程完善、资源丰富、模式多样、机制健全的劳动教育体系,并非要加强脑力类型的劳动,而是要弥补体力劳动的短板,促进理论学习与应用实践的贯通,在劳动中达成教育的目的。”
  
  学校开展劳动教育,专门的活动和课程肯定是必要的,但是不能仅仅通过这一种渠道去实现劳动教育所有的任务。“如果我们的教育工作者真正意识到劳动教育的意义,就会明白并不一定非要花很多专门的时间去完成某一个专门的活动,道德与法治、历史课、语文课、班团活动、师生交往中,都可以渗透劳动教育的理念。”檀传宝说。
  
  在中小学中开展劳动教育,首先还是要让青少年懂得,幸福生活建立于辛勤劳动之上。“当教育回归到实际的劳动实践,比如杜威和陶行知所主张的烹饪、缝纫、家用电器维修、农作物种植与培管、小制作、小发明等与他们的实际生活密切相关而又力所能及的实际操作,学生的成长也就与生活紧密地联系起来,他们的创造力就会被激活,生命力也会被唤醒。”吴颍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